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南方都市报】“特洛伊木马”以毒攻毒治肿瘤,中国首创癌症治疗技术获突破
媒体报道 2019-09-11 16:50

中国医学专家在恶性胸腔积液治疗上取得技术突破!

近日在湖北武汉举办的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年会(CTS-2019)上,武汉协和医院副院长金阳教授发布了一种将免疫治疗与生物化疗有机结合的新型肿瘤治疗方法。目前他的团队采用全球首创的“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用于恶性胸腔积液的治疗,其临床转化研究成果发表在《Science》专业顶级子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并获得了当期杂志的封面推荐。与会专家表示,这一治疗技术用于肿瘤治疗前景广阔。

载药囊泡技术被喻为“披着羊皮的狼”

“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是一种新型的靶向一体化肿瘤治疗模式,”据金阳教授介绍,它利用了靶向的精准效应结合化疗短期内杀死肿瘤细胞以获得迅速缓解;同时生物免疫治疗激活特异性抗肿瘤免疫,产生持久的肿瘤监视以防止肿瘤复发,为肿瘤的长期缓解带来曙光。

据介绍,所谓囊泡主要是指细胞内不同膜性细胞器之间的物质运输。正是因为发现证明了细胞内部囊泡运输体系的存在,三位美德科学家因此获得了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奖。

而金阳教授这一创新治疗技术就运用了囊泡运输机制。具体形象来讲,就是诱导肿瘤细胞凋亡,即将肿瘤细胞的外衣——囊泡“扒下”后,在外衣里“裹”上“炸药”——微量的化疗药物,再将载药囊泡输送至患者体内。包裹了化疗药物的肿瘤囊泡会被癌细胞认为是自家人而被接纳,其结果是可以精准靶向至“敌人的堡垒”-肿瘤部位,如同“特洛伊木马”,经过“伪装”后可快速跨过城门“肿瘤细胞膜”,并在“堡垒大本营”-细胞核附近释放“炸药”-化疗药物,高效杀死“敌军”-肿瘤细胞。

对此,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编辑部的点评中,将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形象比喻为“披着羊皮的狼”,并评论指出“该技术用来源于肿瘤细胞的囊泡包裹化疗药物,改善了肿瘤内的药物传输递送,并在小鼠模型和肺癌胸腔积液患者中均取得了成功的实践”。

 
新技术破解胸腔积液治疗难题

“恶性胸腔积液是晚期恶性肿瘤患者常见并发症,会影响患者的生存质量和生存周期。”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肿瘤内科副主任马飞教授看来,若不及时治疗,患者平均生存期仅3.3个月左右。几乎所有的恶性肿瘤均可出现胸腔积液。肺癌是最常见的病因,乳腺癌、淋巴瘤次之。

“国内目前治疗胸腔积液并无具体的金标准方法,也无有效的治疗手段,”金阳教授指出,目前治疗方式主要推荐的包括滑石粉胸膜固定术及胸腔导管留置引流术。但滑石粉胸膜固定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且需手术治疗,失败率较高,患者术后常出现胸膜炎性胸痛和发热。此外,胸腔导管留置引流术可能出现复张性肺水肿、导管相关感染等并发症,且复发率较高。总的来说,上述两种方法均是针对症状的姑息性治疗手段,治标不治本。

针对这种临床上的困局,早在几年前,金阳教授团队开始将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应用于恶性胸腔积液的治疗,开展了一项临床试验。论文成果数据显示,11例患者中4例患者完全缓解,6例患者部分缓解,1例患者无反应。客观临床缓解率为90.91%。其中4例患者仅5天即达到完全缓解,11例患者中位生存期为240天。安全性方面,这11例患者整个研究期间仅记录了6起轻微不良反应事件。包括头晕,发热,恶心及呕吐等,整体安全性表现良好。

CTS-2019的业内专家表示,这一临床转化研究成果的发布,为中国攻克癌症引起的胸腔积液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有望改变当前这一病症缺乏有效治疗手段的临床难点,成为一种突破性治疗技术。

 
正开展胆管癌、肺癌等癌种临床试验

据了解,载药囊泡肿瘤治疗技术由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中国医学科学院黄波团队全球首创。2009年,黄波教授在国际上率先提出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并证实其具有良好的抗肿瘤效果,而这在全球属于首创的理念和技术。

这一新颖的学术成果随后迈入临床转化阶段,与全国10余家三甲医院开展临床转化。金阳教授是“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最早期的主要研究者之一。 

作为一种全新的肿瘤治疗手段,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还在恶性腹腔积液、胆管癌和肺癌等实体瘤及其并发症领域逐步开展临床应用,成为中国第四代新型肿瘤治疗技术的代表之一。除金阳教授团队外,国内针对载药囊泡治疗恶性胸腔积液的治疗也已开展大样本临床研究,并完成临床转化。目前,该技术已在安徽、湖北、深圳和天津4省市获批用于临床,并已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启动技术的应用,率先用于恶性胸腔积液的治疗。

采写:记者曾文琼 实习生 张静 曾洁杏